纪帘

圣器八卦文

   文笔过渣

       谨慎观看

       随缘更

“嘭——嘭——嘭——”


  何开心的记忆止于三声枪响,以及罗浮生喑哑的嘶吼声……


  “可以让他彻底忘记韩沉。”罗浮生只提出来这一个条件。夜尊有些头疼,毕竟两方给的条件都挺好的,“不会有人找到曹光。”罗浮生说道,夜尊危险的眯起眼睛,回想起那人干净的笑容,舔了舔嘴唇:“成交。”


  “哥,你最好来医院看一下,何医生这情况有些不对。”电话里有吵闹声,韩沉眉头紧皱,加快了车的速度,一路闯红灯赶到医院。


  “哥,你去看一下何开心吧。”谢南翔似乎有些不忍直视病房的里的人,韩沉不安的推开门,何开心不在病床上,他走进去,才看见,何开心缩在病房里的一个小角落里,抱着头,双眼紧闭,脸色铁青,“开心?”韩沉放柔了声音,试探性的开口,小孩睁开了水汪汪的眼睛,声音嘶哑又委屈:“哥哥,疼……”,韩沉这才看见,小孩背后雪白的墙上,有血迹,蓝白色的病号服被血浸湿了。


  “医生!”


  何开心昏迷在这一声怒吼中。


  


  何开心昏迷了半个月才醒来,罗浮生照顾着,谢南翔看着,韩沉才放心回去工作,“哥……算了,你还是来看一下吧。”谢南翔的语气分外的无奈,韩沉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,放下了案子,急急忙忙的往医院赶,“小南,怎么……”韩沉的话止于他看见何开心和罗浮生身边的少年。


  “开心,吃东西吗?”杨修贤端着白粥问床上迷迷糊糊的何开心,“唔,吃。”声音软软糯糯的,像个孩子,杨修贤不自觉的笑了。拿着勺子一口一口的喂给何开心,“什么意思?”韩沉冷笑着问罗浮生,“是你害得,我不能让他身处于危险之中,你还有苏眠。”罗浮生看着何开心喝粥的模样,叹了口气,韩沉却是如坠冰窟,他忘了,还有苏眠,他的五年女友……


  杨修贤没想过自己会惹上黑道的人,还是因为这张脸和名字,“照着这本日记演,把里面的杨修贤完完全全的演出来,钱不会少。”那个叫罗浮生的人,不,准确来说,那个时候的罗浮生如同绝望的困兽,在黑暗的边缘即将崩溃,找到他,给他钱,让他演一个日记里的人,给他微弱的希望。“唔……疼”梦里的小孩似乎被魇住了,拽着他衣服不肯松手,杨修贤无奈的拍了拍小孩的背,柔声哄道“我在,没事了,我在。”眼里有他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温柔。


  何开心出院三个月。


  韩沉和苏眠要结婚了,给何开心寄了一份请帖,杨修贤躺在沙发上看了看手里红彤彤的请帖,心中沉思究竟去不去,“哇,韩沉要结婚啦”何开心抢过那张请帖满是震惊,杨修贤想起身,却碍于腰肌劳损,憋的通红,何开心乖乖的放下请帖给杨修贤揉腰,“去吗?”杨修贤问他,何开心弯着眼睛,说“去呀!”失去记忆的人,会很残忍……


  韩沉在看见何开心和杨修贤的那一刻,苍白的脸色就更加的难看了,“来了?”韩沉勉强的露出一个微笑,招呼到,何开心笑着说“恭喜。”像是一把刀把韩沉的心戳的生疼。


  “韩警官,有事吗?”杨修贤端着一杯酒,慵懒的靠在门边,“好好对他。”韩沉的声音喑哑的不成调子了,“我比你爱他”杨修贤的眉眼里都是韩沉得不到的幸福,“我可以为了他放弃画画,可,你是为了苏眠,对他开枪。”杨修贤一字一句说着残忍的事实,韩沉的眼底满是悲伤。


  “哥哥……”杨修贤震惊的看向门外,何开心脸色惨白,干净的蓝色西装上,滴出了鲜红的血。


  “啊!走啊!你们都走啊!哥哥!我要哥哥!我要哥哥!”何开心在病房里痛苦的大喊大叫不许别人碰他,洁白的床单上又染上了血。“我要哥哥!我要哥哥!”抽噎声让杨修贤心疼的不行,急忙的冲进病房抱住何开心,一遍又一遍的拍着他的后背,柔声哄道:“我在,我在。”韩沉抛下了婚礼,站在病房外,背影孤寂。病房里的人,已经有人在安慰了……


  “你走吧。”罗浮生对杨修贤说,这个男人已经绝望了,“他的精神已经崩溃了,迟早会死。”杨修贤笑了笑,“可他总是喊着要哥哥。”罗浮生点了一支烟,说:“医生会给他打镇静剂。”杨修贤楞了楞,“他会疼,会害怕,我得陪着他。”罗浮生含着烟,问他“你爱上他了?”杨修贤认真的点头了。


  “哥哥,喜欢吗?”何开心扯下了蒙住杨修贤眼睛的布条,杨修贤愣住了,何开心给了他一间画室,小孩惨白着一张脸,好看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,软糯的问他:“哥哥,喜欢吗?”杨修贤把头埋在何开心的颈窝里,声音含笑“喜欢,喜欢的不得了。”


  已经一年了,何开心反反复复的进医院,精神崩坏的愈加严重,夜尊也无法了,何开心的精神难得的清醒了,“哥哥,我想去看你画画。”杨修贤笑着应了,把何开心带到画室里,何开心乖巧的枕在杨修贤腿上,躺在沙发上,双颊凹陷下去,唯有那双眼睛还是清明的,里面的星子从未陨落过,杨修贤在画何开心,“哥哥,我好困。”杨修贤拿画笔的手顿了顿,“那你睡吧,画好了,我叫你起来。”声音轻柔。


  已经彻底没有温度了,“开心,画好了,起来看看,好不好?”杨修贤晃着何开心,一遍又一遍的说,泪水打湿了画布,可是,这人,再也没有醒来了……


  “我还是爱他。”韩沉对着杨修贤的墓说,送上了一束玫瑰。


  之后的一个月,罗浮生在电视上看见了,多名警官殉公的消息,包括了韩沉。


  “没有了?”长生晷满脸不信的看着功德笔,“或许会在这一生重逢。”夜尊不合时宜的冒出一句话。


  或许,会重逢……